千千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调兵遣将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调兵遣将

千千小说 www.qqxs.info,最快更新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正奉命向大明宫挺进的长孙嘉庆听闻文水武氏被歼灭殆尽的消息登时吓了一跳,赶紧下令部队原地停驻,严密防范周边,而后派人向长孙无忌请示。

    文水武氏被派遣驻扎于大明宫之北、渭水之南,是希望其开战之时能够直插龙首原西部地域,顺着大明宫西侧直接威胁玄武门外的右屯卫,使其投鼠忌器必须派出大军牵制,从而配合长孙嘉庆一鼓作气攻陷大明宫。

    武媚娘深受房俊宠爱之事天下皆知,以妾室之身份掌管房家诸多产业更是绝无仅有,由此可见其在房家的地位极为重要。文水武氏作为武媚娘的娘家,房家的姻亲,即便两军对阵之时,碍于武媚娘的情面也必然会网开一面,不会往死里打,却又不能放任不管,进而受其牵制。

    这是长孙无忌预估的局面,所以才选择了战力不值一提的文水武氏配合长孙嘉庆,而不是其余实力雄厚的门阀军队。

    结果刚刚大军调动,正式战斗尚未展开,右屯卫便雷霆一击,直接将文水武氏击溃,剪除了意欲插入龙首原西部地域的一柄尖刀。

    至于屠戮殆尽,则被长孙嘉庆等人理解出两层含义,一则房俊深恨文水武氏“吃里扒外”的作风,出重手予以教训;再则便是希望以此酷烈手段震慑各路门阀军队。

    “屠杀”这种手段能否起到震慑作用,是要看对手的,若对手是正规军的精锐,如此暴烈反而会激起对手同仇敌忾之决心,不死不休。当然各路门阀军队看似浩浩荡荡、声势骇人,实则多是乌合之众,入关而来既是忌惮长孙无忌的威逼利诱,更是为了顺势而为攫取利益,怎么可能跟东宫拼命呢?

    想拼也没那个胆子,更没那个能力……

    所以右屯卫这一手“屠杀”的震慑力还是非常足的,可以想见原本士气高涨只等着攫取胜利果实的门阀军队们必定深受打击,进而心生胆怯,畏首畏尾。

    这令长孙嘉庆有些发愁,原本制定的计划是驱使各路门阀军队为先锋,与右屯卫死战一场,无论如何也要掀起滔天声势,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压住右屯卫的声势,否则不仅不足以彰显长孙无忌调兵遣将的能力,更不能压迫房俊答允和谈,从而使得长孙家从容掌控和谈之主导。

    是他建议将文水武氏放到大明宫北的战略要地上,以此来牵制右屯卫的一部分兵力,却没想到文水武氏连一个回合都抵挡不住便溃不成军,甚至被屠杀殆尽……

    现在面对如狼似虎六亲不认的右屯卫,连长孙嘉庆都心生忌惮,更何况是那些打着凑热闹心思的门阀军队?

    经此一战,压制右屯卫的目的没达到,反而使得自己这边士气低迷、胆战心惊……

    长孙嘉庆焦躁的在阵中走来走去,时不时抬头眺望北边。

    就在北边不远处,地势渐渐高耸的龙首原横亘东西,郁郁葱葱的山林在黑夜之中犹如幢幢鬼影,夜风拂过沙沙作响,似潜藏着无尽的野兽,令人望而却步,不敢轻易踏足其间。

    难不成这一次计划周详的报复行动尚未全部展开,便不得不铩羽而归?

    长孙嘉庆极其郁闷。

    不久,战马由南边疾驰而来,穿透整座阵地来到长孙嘉庆面前,递上长孙无忌的命令。

    长孙嘉庆赶紧接过文牍,借着身边的火把光亮一目十行。

    命令很简单,继续向北挺进,但放缓速度,派出所有斥候探索龙首原,勿中右屯卫之伏击,若遇敌人,可酌情处置……

    长孙嘉庆思索片刻,便明白了其中意味。

    此番大举实施的报复行动,实则兵分两路,一路是他这边,另一路则是由长孙陇率领的长孙家“沃野镇”兵卒组成的私军以及诸多门阀军队,一东一西齐齐向北挺进,力求使得右屯卫应接不暇、难以兼顾,文水武氏则是长孙嘉庆自作主张布下的一枚暗棋,现在效用全失,不提也罢。

    长孙无忌的意思是全军继续前进,造成按照原定计划进行的假象,实则放缓速度,确保安全,等着宇文陇那边先行与右屯卫结阵,而后再酌情定夺。

    说白了,就是让宇文家打头阵,看看右屯卫如何应对,是否有可乘之机,若有,自当全军尽出,不计伤亡的对右屯卫予以迎头痛击,若无,便就地驻扎,或者及早撤回营地。

    核心宗旨只有一个——不求必胜,但求无过。

    毕竟战局发展到现在,力求胜利固然是既定之目的,但与此同时适当的保存实力,亦是重中之重。

    谁也不知道将来的局势会向着哪个方向发展,唯有手中有兵、实力强横,才能在自保之余,继续窥伺更大的利益……

    长孙嘉庆当即下令,全军继续前进,只不过所有斥候都在前方一寸一寸的搜索,确保安全无虞之后,军队才会向前挪动。如此谨慎至极的方式,安全的确是安全了,但行军速度堪称“龟速”。

    ……

    另一边,年逾六旬的宇文陇戴着兜鍪,骑在战马背上,露出雪白的眉毛与胡须,瘦高的体型在马背上标枪一般卓立,一手摁着腰间横刀,颇有几分天下名将的风采。

    左右将校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尽皆绷紧精神,时刻关注着周边的风吹草动。

    想当年宇文陇的确算是军中骁将,但这些年上了年岁,只是在族中训练兵卒,多年未曾亲历战阵,难免有所生疏。而对面的右屯卫却是连年征战,且百战百胜,战力剽悍,军中无论是主帅房俊,亦或是副将高侃、程务挺等人,都算得上是当世名将,战功彪炳。

    两军对垒,叛军这边着实压力山大……

    兵贵神速这一策略在当下并不管用,双方军队相距不远,且此前接连爆发战斗,彼此都紧绷着一根弦唯恐遭遇对方偷袭,时刻都有斥候相互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毫无隐秘可言。

    宇文陇倒是不在乎这些,如今叛军兵力占优,此番出动的军队达到六万余人,自开远门向北的区域内数万大军络绎不绝、阵型严谨,根本不需要什么阴谋诡计,只需一路平推过去即可。

    毕竟长安城东还有长孙嘉庆部同时向北开拔,双管齐下,右屯卫那么点兵力需要一分为二左右兼顾,哪里挡得住宇文家“沃野镇”兵卒的强横碾压?

    “报!中渭桥附近的吐蕃胡骑已然离营南下,抵达光化门、景耀门附近,万余骑兵枕戈待旦。”

    斥候自远处而来,上前汇报军情。

    宇文陇面色淡然:“想要借助地利护卫玄武门左翼?那赞婆想当然了,万余胡骑固然战力强横,但是咱们兵力多出数倍,只需稳扎稳打,定可破敌。”

    大军继续前进。

    须臾,又有斥候来报:“高侃率领万余右屯卫兵马抵达永安渠东岸,临水列阵。”

    宇文陇眉毛蹙起:“想要与吐蕃胡骑分列永安渠两侧,互为倚角、前后接应,死守永安渠?这倒是不错的战略,不过若吾军不予强攻,他又能为之奈何?”

    一看右屯卫摆出的阵势,分明是不求破敌、只求固守,这与右屯卫一贯以来嚣张剽悍的作风极为不符,料想必然是房俊也知道不能左右兼顾,所以打算死守玄武门左翼,然后集中兵力击溃觊觎太极宫的长孙嘉庆部。

    毕竟龙首原的地势太过重要,一旦龙首原上的大明宫失守,长孙嘉庆部可以顺势而下直冲玄武门外右屯卫营地,对于右屯卫以及玄武门的威胁实在太大,如何在左右两路敌人之中取舍,实在不难。

    “全军前进,不得延缓,抵达光化门外之时列阵以待,不得冒进。”

    “喏!”

    等到数万大军车马辚辚旌旗招展的过了长安城西北角,灯火辉煌的光化门遥遥在望,斥候再度回报。

    “启禀大帅,不久前右屯卫自大明宫重玄门出,击溃了文水武氏列于渭水之畔的阵地!”

    宇文陇精神一振,果然如自己所料,长孙嘉庆部才是房俊的首要目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