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二十四小时(7)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二十四小时(7)

千千小说 www.qqxs.info,最快更新天启预报最新章节!

    发现好兄弟是乐子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但再急也没用。

    已经晚了。

    布鲁图都把凯撒捅死了。

    虽然不知凯撒被自己最信任的二五仔捅死时候的感受是怎样的,但槐诗现在就感觉很慌,非常慌。

    尤其是在诸多参观者好奇的视线之下。

    社死近在咫尺。

    尤其是在社死后面,有可能还站着一个真死的时候。

    槐诗感觉头部的温度开始直线上升,几乎冒出蒸汽,每一个脑细胞都在疯狂的运转,每一束神经电流在大脑触凸之间跳跃,每一个意念在灵魂之中激烈的碰撞,迸射火花。

    【虚假的智慧】在命运之书的扉页亮起光芒。

    那一瞬间,绝境的黑暗被开辟,槐诗,握住了那一线希望之光!

    在这短暂回头的瞬间,他的神情就已经从慌乱转为了平和,充满了镇定与平静,宛如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清风拂面一般。

    再无世俗的欲望和慌乱,拈花微笑,宝相庄严。

    “让大家见怪了。”

    槐诗温和的说道,“众所周知,我作为天国谱系的一员,象牙之塔的校长秘书,和其他谱系有所来往,也是理所当然的,对吧?

    大家都是好朋友,照个相,充当一下成绩。没想到会被挂到这里来,实在不好意思。”

    停顿了一下之后,他看向了后方的参观者们,露出营业微笑:“回头也请大家帮个忙,合影留念哦。

    倘若能够同各位未来的缄默者的合照挂上去的话,这里的收藏也一定能够更加辉煌吧?”

    说着,他歪嘴露齿一笑,牙齿闪闪发光。

    不知道晃瞎了多少人的眼睛。

    一听说等会儿还有合照,还会挂到里面去,前来参观的学生们就变得兴奋起来,能和领航者阁下拍张照片,哪怕是合照,传出去也多有面子啊。

    尤其是杰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鼻血都开始狂流。

    槐诗心中还来不及松了口气,便看到了……罗娴的笑容。

    “大家都是好朋友吗?”

    师姐眺望着那些悬挂在墙壁上的照片,颔首赞叹:“真厉害呀。”

    不知究竟是在称赞这好朋友们的规模过于庞大呢,还是在称赞槐诗的交友能力……但不论称赞哪个,都让槐诗心里有点发凉。

    心下一横,开始寻思着要不干脆先把琥珀的照片撤了。

    区区臭妹妹,何德何能,同我灾厄之剑相提并论……可想到这臭妹妹手里还攥着自己的黑历史,他血压就有点顶不住。

    万一传扬出去,那自己岂不是一世清名毁于一旦?

    “可为什么……槐诗先生你的好朋友,都是女性呢?”莉莉疑惑的问道。

    “啊这……”

    槐诗的嘴角哆嗦了一下,心思电转,忽然拍手:“你看这不是巧了么这不是?让人误会了。照片东西总要分类的,对不对?

    其实我还有另外一间房子,专门摆放和男性好友的照片——那可比这大多了,都快摆不下了!”

    “嗯?”

    好像恰巧路过的傅依再次探头,“在哪里哪里?我们可以参观吗?”

    她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我也很想知道槐诗先生的男朋友有多少呀。”

    一定是故意的!

    槐诗的笑容瞬间一滞,控制不住的抽搐,很快,化作了惆怅与遗憾:“咳咳,呃……那实在太遗憾了。”

    他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那个房间在上一次黄金黎明袭击的时候,竟然遭到了破坏,损毁了。到现在还没有复原。想来是那帮堕落者也在嫉妒我的人缘吧……”

    “是啊是啊,好遗憾哦。”

    傅依毫无感情的棒读道。

    就仿佛听到了槐诗祈求的心声一样,看够了他狼狈的样子之后,便不再拱火,笑眯眯的回到了人群之中去。

    可就在她身旁,犹豫了许久的金发少女杰玛,忽然伸手,鼓起勇气跳起来。

    “槐诗先生,我有问题!”

    “嗯?”

    槐诗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松了口气,总算挺过了这一茬,接下来就是粉丝的交流时间了。

    他重新露出营业用微笑,温和颔首:“但说无妨。”

    “虽然很没有礼貌,但是我很好奇——”

    杰玛瞪大眼睛,震声问:“槐诗先生,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以及,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呢?温柔的?可爱的?能够和你有共同语言的?还是端庄严肃的类型?”

    一时间,寂静袭来。

    死一般的寂静里。

    所有人都好奇的抬起头,向着槐诗望来,那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闪闪发光,满盈着求知的渴望。

    闻到了!

    这是八卦的味道!

    况且,还是如今现境风头最劲的灾厄之剑,亲手造就远航者回归事件的领航者!尤其还是被称为天文会金牌牛郎,天国谱系中间和继承者的槐诗的感情状况!

    谁又会不爱呢!

    而就在这落针可闻的寂静里,槐诗的笑容僵硬住了,感受到,那些瞬间投投来的视线。

    瞪大眼睛几乎快要跳起来的少女,微笑的大姐姐,看热闹的‘路人’,乃至笔下不停,全然并不在意这个话题的审查官……

    他干涩的,吞咽着吐沫。

    感觉到身后万丈悬崖中吹出来的寒风,死亡预感的阴影,乃至冥河另一头鲜艳猩红的花海……

    一瞬间,短暂的十九年人生中所经历的一切,都宛如走马灯一般从眼前浮现。

    呱呱坠地,牙牙学语,第一次练习大提琴,第一次表演,第一次兼职,第一次成为升华者,第一次战斗,一路到现在,一直到最后的,第一次被分尸……

    一切景象,历历在目。

    在幻觉一般的肃冷众生里,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在小盒中的安详归宿,盖在身上的一锨锨泥土,那一扇洁白无瑕的墓碑。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你又应该怎么做呢,槐诗?

    你想要当三分钟的英雄,还是一辈子的懦夫?

    是沉默以对,还是,说出心里话!

    那一瞬间,槐诗抬头,深吸了一口气。

    向着眼前缓缓张开的地狱大门,还有门后的血火和狰狞。

    再不掩饰。

    “当然有啊。”

    他颔首回答,“倘若说爱的对象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

    就这样,他长叹一声,抬手按在了胸前,当着所有人的面,缓缓说道:“自从成为升华者之后,我的心已经全部献给了现境。

    从此之后,再无悲喜。

    毕竟,除了这个世界之外,难道还有什么更值得去爱么?”

    唯有远离世俗欲望之后,才能够展露出如此纯净的光芒,宛如太阳那样,璀璨又绚烂。将那些被八卦和下流思想所污染的心灵一颗颗的照亮。

    “当然,如果非要说喜欢的类型的话,就是能够同我一起去保护现境的未来,实现大家所有人幸福的人吧。”

    当槐诗这么说的时候,脑后仿佛便有一道慈爱的光轮浮现,笼罩万物。

    圣母的光,照耀在大地上。

    恋爱?谈什么恋爱!

    女人只会耽误我拔剑的速度,男人也一样!

    我槐诗是那种人吗?

    超越了狭隘的感情之后,将一颗心,和一生的精力和心血,全部都奉献给眼前的世界。地狱不平,何以为家!

    倘若是其他什么卖脸的货色这么说,或许还有人嗤之以鼻,根本不可能相信……

    但……那可是理想国啊!

    多少人疯逼了跑到地狱去一辈子都不回来,还有无数牺牲和奉献早已经被这个世界所明证。他们眼前站着的难道不是被誉为理想国最纯粹的传承者,未来天国谱系的顶梁柱么?

    但凡有良心的人,都不会怀疑这一份善良与慈悲,也同时,不禁为自己狭隘的眼光和格局感到羞愧。

    “没想到槐诗先生竟然有这样的胸怀。”

    某位审查官轻叹:“实在是,令人钦佩。”

    诚挚的赞叹回荡在寂静里,一时间,令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献上了掌声,感慨这来自理想国的气度和当代英杰的伟岸。

    就在那些尊崇的目光里,能够敏锐的感觉到:惊叹憧憬的、似笑非笑的,温柔宠溺的,还有意味深长的……

    等槐诗带着队伍终于从太一院走出来,再度沐浴在阳光下的时候,忽然有一种焕然新生的感觉。

    短短的半个小时,为何就感觉用尽了一生的勇气和智慧呢?

    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老师,你……还好吧?”原缘看到他苍白的脸色,难掩忧虑。

    “……胃药。”

    槐诗的气若游丝:“麻烦请给我胃药。”

    .

    结果当然是没有胃药可以吃。

    姑且不论胃部痉挛和抽搐的痛觉不过是幻觉,就算是真的得了胃病,云中君的胃病,不去个香巴拉或者找青帝老奶奶来,靠校医室叶苏那个蒙古大夫,怕不是要痛到猴年马月去,搞不好整个胃切除。

    就在导览间隙的休息时间里,槐诗终于忙里偷闲有了喝水的功夫。

    可不只是余悸未消还是做贼心虚,从刚刚开始,怀中的颤栗感依旧无法消散,反而越演越烈。

    直到现在,已经到了完全已经无法忽视的程度。

    “我是不是得绝症了?”槐诗靠在椅子上,虚弱的问。

    “不,老师,你电话响了……”原缘无奈的回答:“从刚才开始,一直都在震,结果你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完全没注意到。”

    “……”

    槐诗呆滞许久,忍不住松了口气。

    天可怜见,他还以为自己是哆嗦的太厉害了……

    想来自己作奸犯科这么多次,心理素质应该不至于差到这种程度才对。

    可当他拿起手机之后,就看到了屏幕上那十九个未接来电,还有无数充斥着愤怒措辞的短信提醒。

    以及,一个全新的来电。

    ——【丽兹】!

    “你也想来凑一手么?”

    槐诗捂脸,感觉自己濒临极限的血压再度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下意识的左右看了一眼,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颤颤巍巍的将电话接通。

    然后,就听见了来自另一头的咆哮。

    “槐诗,你这个王八蛋,你是人吗!”来自美洲的贵血大小姐失态的怒吼:“你知道我联系你联系了多久!

    难道又要弄一次始乱终弃出来?”

    “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乱说啊!”槐诗吓得几乎跳起来。

    “呵,果然伊兹叔叔说的对,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尤其是你的那张嘴……有用的时候嘴里小丽兹叫的那么开心,准备赖账的时候就翻脸不认人了?”

    “赖账?”槐诗瞬间警觉,“我哪里赖过账了?”

    丽兹顿时忍不住冷笑,“你自己看看你发过来的东西是什么?槐诗,我不指望你有良心,你但凡想要尾款,也应该敬业一些吧!”

    听到她这么一说,槐诗反而松了口气。

    吓死他了!

    还以为这美洲女人要抢自己鸡蛋呢!

    “多大点事儿,不就是铸造熔炉么?你急什么?”

    这两天,正好是美洲送来的第一批铸造培训参与成员的毕业的时候,同时也是一期合同交货的时间。

    按照双方约定,槐诗绝不藏私的将一切铸造之术的技艺倾囊相授,最关键的是,亲自为他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铸造熔炉。

    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在以前黄昏之乡的昌盛年代,一个铸造熔炉可是要老师为弟子匠心打造,耗费诸多时光和苦工才能够完成的杰作。

    象牙之塔的条件就摆在这里,凑合过日子还行,你要说富裕的东西,那可是一点都没有。尤其是最近边境防御阵线展开,要维持战备,要供应源质,要运送物资,还要节省开支……每天你不看副校长一分钱都要扣成两瓣花了,头发都掉了好几根。

    这情况之下,丽兹还不肯花钱,就算是槐诗想要给她尽心尽力,条件也完全不允许啊!

    于是乎,槐诗只能在有限的预算里再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在黑掉了七成的款项来补贴家务之后,成功的用剩下的三成制造出足够二百人使用的铸造熔炉。

    嗯,超巨型……

    反正他们也不可能把铸造者送到战场上去,所以,干脆抛弃了所有的微缩结构和便携性,望傻大黑粗的路子上走。

    内部的矩阵也能减则减,反正多了那帮学徒也不会用,反而还容易搞坏,所以槐诗贴心的做出了儿童版设计。

    而且,为了培养他们精诚合作、携手共进的精神,槐诗还煞费苦心的将原本的单机版改成了家庭共享款。

    六人共用,其乐无穷!

    划分一下时间,每人每天都能用上四个小时,还能防沉迷,多好?!

    这么精心设计的作品,丽兹竟然还不满意?美洲人的良心恐怕都真的被狗吃了……

    掌握了核心科技之后,槐诗发现自己做人就是这么硬气。

    反正他们也没怎么见过真正的铸造熔炉长啥样,究竟拿到个啥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能用就行了,还讲究那么多干嘛?

    至于自己的,这叫氪金豪华版,你有能耐去找铸日者也给你们整一个啊?

    “哎,丽兹,这你就不懂啦。”

    槐诗叹息,坐在椅子上,翘起了腿,语重心长的劝说道:“我这可是专门为你们考虑的啊,主要是这个东西呢,有很多种变化,有的时候它很小,有的时候它很大……你需要忍一下。”